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仙城史话
我的知青岁月
发布时间:2017-03-01 11:01:00

    我是上世纪60年代初出生的人,居住在金鸡乡马良村委码头街。水陆交通便利,柳江河、红水河在这里交汇成黔江,顺流而下直达梧州、广州、港澳,上可到广西工业重镇——柳州市。陆路则是国道209线从前门穿过,约1个小时就可以到柳州市区。这个地方人少从人口上分:有非农业人、有农业人,有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有沿珠江逆水而上的客家人;从语言上分:有讲白话、客家话、桂柳话、土白话、壮话等。从职业上分有:有工人、小贩、农民。我生长在这种地方,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年代,自己一无门路,二无背景自然是首当其中,回想过去30多年前的时光,真有一种弹指一挥间的感受。

校门一出到农村

19767月我毕业于黄茆公社(今金鸡乡)马良初级中学,那个年代是“教育要革命,学制要缩短”学习制度,基本上是上午上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等课,下当时的“白卷英雄”张铁生横行于世,老师应付授课,学生不愿学,流传的是“学了ABC,照样回家挑竹箕”,读书基本是混日子。下午则是勤工俭学的劳动,我所在的学校情况又特别不一样,是拆旧校舍搬迁到二公里的校区(今金鸡中学),主体工程由政府完成,而后续工程,如清理教室地台、建露天厕所、修建运动场地等基本上是学校师生自我完成,劳动强度可想而知,勉不了有投机取巧的学生。记得有一次劳动是到河边挑沙,实现是太累了,一个同学一担数量少得可怜,被班主任发现后,立即组织全班同学开现场会,他用双手量沙,结果仅捧得9捧沙,也就是说一担沙约是10公斤都不到,可见学生对劳动的厌倦和效率之低。就这样告别了二年制的初级中学到十几里外的“五七劳动大学”继续深造,读的是高中的教材,可是一年后就毕业了,可谓是“两不像”(不像大学生、不像高中生)。19777月下旬就直接由黄茆公社点名到周眷大队第六生产队(现玉村村民委)插队,记得发给我和其它青年的是一套精装《毛泽东选集》、一个铁桶和一顶印有“广阔天地练红心”的草帽。在公社干部的带领下,唱着“到农村、到工矿,一颗红心献给党……”歌曲到农村去扎营。

火热的农村生活

想当年,自己和同事们还是17岁左右毛头小伙子,什么东西都不懂,一下子到农村,人还没反应过来,就投入到紧张而又艰苦的农村生活:当时正值“双抢”(抢种、抢收),记得下村的第二天我就到禾堂里翻晒稻谷,从早上干到晚上,出禾杆、晒谷子等比较轻的“旱地”劳动,那时尽管是年轻人力气去了力气来,但仍觉得骨头像散架式的,一天下来几乎是累得上床睡觉是一觉通天,艰苦的劳动还在后头。慢慢熟悉农村的生活、劳动以后,社员们就要我们这些知青拉牛车、犁田、耙地。别看这是简单活,那牛也是欺负我们知青的,心慈手软还真的制服不了它,记得刚拉牛车时,那是要二三匹牛才能拉得去的笨重车,一要大声吆喝,二要用鞭子猛抽水牛,方可越过坎、爬上坡,这二招你不使出来,那水牛就会见水就懒在那里不动或者是慢慢地移动。耙田看似轻松,但也是技术活,双脚踏入木耙的两边,手里握着掌控方向的牛绳,一边一边的转,直到把稻杆全部辗倒,成一片烂泥才算完成任务,这活要力气也要有一定的技术,稍有不慎不但卡住脚,而且影响到后一架木耙的前进,经过老农的指导,经过几天的实践,终于掌握要领,干活起来也得心应手。犁地就显得更顺手了,一是有老农指导,二是还有一位农民在前面牵着牛,半天的时间就能独立操作了。犁地、耙田、拉牛车几项大活拿下来,其它的活基本上,除不偷懒外都可以干好,就是艰苦点,现在有人总结过知青的生活“累不累只想找个床铺睡一睡,苦不苦只想找个鸡来煮一煮”,道出了农村生活的苦和累,但和农民的生活相比,我们知青还有一个月一斤半的猪肉票(8角钱一斤的国有食品公司出售的猪肉)。物质生活艰苦,文化生活更是匮乏。晚上除了不定期的学习一些《毛泽东选集》的文章外,就是一个月公社电影队有一场电影到大队部公开上映,其它都是躺在床铺睡大觉,谈天论地胡扯一番,就这样渡过春、夏、秋、冬。

                    多样的收获

 和农民生活在一起,你就会很直观看到生活的不平等、命运的不平等。他们想的不多,思想停留在风调雨顺有个好收成,娶个妻子生一群孩子,然后就是油、盐、柴、米了。最大的愿望也就是有个儿女成为吃“商品粮的国家干部(工人)。如今,认真小结知青的岁月,觉得有如下些收获。首先是思想上得到进一步提升,工作以后均能善待农民。不论是参军还是退伍到地方工作看到他们的身影我均能细心地为他们服务。一些来自农村的农民进城后不论事情办得如何,都喜欢到我那里,有饭吃饭有酒喝酒,一些老乡家里有个花生、玉米等农家产品也带进城来一起品尝,下乡时他看到你好像看到自家的兄弟一样,怎么也要拉到家里述一述,到“二月社、“三月三、“六月六、“七月初七等农家节日或者是红白酒事非要邀你到村里喝农家酒、述友情。其次是学到了书本上没有的知识。正像毛泽东所说的那样“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大有作为的”自己是后一批到农村的知识青年了(19789月-197911),农民的纯朴、乡土风情、民族习俗,等等,那绿色的田野、流淌清泉所有这一切,犹似阵阵春风荡去你身体上的劳累,心灵上的忧伤。从拉牛车、犁地、耙田、拉牛,等等这些都是直接经验,是书本上无法学到的东西,近距离地听农民兄弟的心声,那不是像现在下几天乡、驻一阵村子所能收获的,那是一种来自内心的喜、怒、忧、思、悲,非常的真切、真实。再次是使人富有时代的进取精神。那时候思想很单纯,可谓是“好儿女志在四方,大道理说不上,真的是响应了党的号召,“到农村去,到边疆,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在革命理想的教育下,让自己懂得只有把自己的成长,同祖国的建设、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才能发出最大的光和热。现在说起这些真的感觉到是大理论,那是一个艰苦奋斗的年代、一个乐于奉献的年代,一个理想闪光的年代和一个意气风发的年代。随着政策的改变,197911月经全面体检、政审合格后,我离开了插队的地方到解放军54423部队服役了。之后,全县的历经十年左右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也落下帷幕。

 

知青 吴运才 口述    李文湘 整理

 

主办单位:武宣县史志办公室 地址:武宣县武宣镇城东路9号 邮编:545900 联系电话:0772-5512321 E-mail:wxdqw891@163.com